薩爾瓦多之後,全球還有多少可能將比特幣法幣化的國家?

薩爾瓦多國會高票通過的《比特幣法》於9月7日正式生效,薩爾瓦多由此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流通的主權國家。在全球主要經濟體均對比特幣等虛擬貨幣釋放出警惕與高壓態度的背景下,薩爾瓦多則敞開懷抱熱擁比特幣,其背後無疑有著引人關注的客觀邏輯。

薩爾瓦多是一個以現金交易為主導的經濟體,大約70%的人沒有銀行賬戶或信用卡,無法享受到銀行服務,不過,薩爾瓦多的手機普及率卻高達146%,每人手握約1.46部手機,因此如果能讓他們通過手機終端學會運用比特幣點對點式的轉賬交易,就可彌補無法企及銀行零售服務的缺陷,同時大大提高金融的普惠程度。另一方面,薩爾瓦多以農業為主,工業基礎薄弱,出口乏善可陳,經濟嚴重依賴移民匯款,每年有超過200萬的薩爾瓦多人往國內匯進僑匯收入60多億美元,約佔薩爾瓦多國內生產總值的20%以上。對於這些國際轉賬,現有服務不僅會收取10%或更多費用,而且傳遞速度慢。但如果改用比特幣,既能體驗到快捷便利的服務,更可省掉高昂的中介費成本。按照薩爾瓦多總統布克爾的計算,使用比特幣每年可以為薩爾瓦多人節省 4 億美元的交易費用。


為了推廣使用比特幣及其交易,薩爾瓦多政府可謂用盡了心思。一方面,該國明確規定不會對比特幣交易徵收資本利得稅,同時決定通過薩爾瓦多發展銀行成立運行一個持有1.5億美元比特幣的信託基金以抵消比特幣的波動,確保商戶不用承擔不必要的風險。另外,薩爾瓦多還對外公佈,擁有3個比特幣就可以成為薩爾瓦多的公民。另外,作為為比特幣交易運行配備的必要的金融基礎設施,薩爾瓦多政府在全國安裝了200台具有Chivo 數字錢包功能的比特幣自動取款機,該錢包預裝了價值30美元的貨幣,以供使用薩爾瓦多國民身份證號碼註冊的用戶使用,同時該設備允許將加密貨幣兌換成美元並在沒有佣金的情況下提取。


當然,對於民眾選擇與使用比特幣,薩爾瓦多也給出了非常足夠的自由空間。薩爾瓦多90%以上的交易使用美元,雖有自己創設的法定貨幣科郎但一直沉睡不醒,因此,比特幣成為法幣流通後,便可與美元自由兌換,匯率由市場自由確定;不僅如此,民眾既可以用比特幣繳費交稅,也能用比特幣購買支付和清償債務,所有組織與個人都不得拒絕任何消費者的比特幣交易。鑑於比特幣交易相對於現金來說較為複雜,薩爾瓦多允許無法進行比特幣交易的民眾可以不接受比特幣支付,同時技術上無法接收電子貨幣的商家也不受法律約束。

薩爾瓦多將比特幣法幣化的行為無疑吸引了全球性的關注目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言人警示性指出,薩爾瓦多采用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決定可能會帶來一系列風險和監管挑戰,不過,在IMF發出唱空言論的同時,也出現了不少對薩爾瓦多做法的追隨者。薩爾瓦多《比特幣法》通過以來,已經有一些中美洲與南美洲國家紛紛站出來亮明自己對比特幣的官方態度,其中古巴開始將島上已經使用的加密貨幣合法化,而巴拿馬和烏拉圭等國的立法者也提出了類似的立法條例。


稍稍分析可以發現,站到薩爾瓦多“朋友圈”裡的國家基本上具有以下共性:一方面,這些國家的經濟體量不大,經濟增長的內生動能較弱,對外部市場尤其是對歐美市場依賴性較強;特別是不少國家並沒有自己的獨立貨幣或者自身法定貨幣穩定性與普及性較差,由此不得不選擇美元作為本國法定貨幣,但與此緊密關聯,這些國家也失去了貨幣政策的獨立性,政府調控經濟的能力顯著邊緣化。雖然說如同薩爾瓦多那樣選擇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並不是為了“去美元”,但如果通過數字貨幣的應用能讓本國經濟獨立性增強,也是它們所共同願意看到的結果。另一方面,諸如薩爾瓦多之類的經濟體並沒有中國以及歐美國家那樣強大的金融科技,只能藉助私人虛擬貨幣的力量來完成法定數字貨幣的佈局,甚至在比特幣被許多大國所“封堵”的背景下,不少弱小國家還想趁機“揀貨”,以快捷地獲取自身短缺的外部金融資源。從這個意義上說,薩爾瓦多以外或許還有更多國家將比特幣升級為法定貨幣,其中可能帶有金融博弈的成分。

資料來源:8btc.com

留言